作为以“广泛参与度”为基本特征和宗旨之一的模拟联合国平台,“闪亮之梦”模拟联合国会议的学术工作充分围绕不同层次、不同地域背景、不同教育程度的参会代表展开,旨在通过学术机制设计丰富“学术体验”这一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提供素养与技能的全方位塑造,使参会代表各取所需,各得所获。


学术团队与学术工作

作为学术工作的核心参与者和执行者,各届会议主席团通过公开申请,由常务理事会优中选优,逐层选拔,投入到当届会议学术筹备中。总而言之,“闪亮之梦 ”模拟联合国会议的学术团队与学术工作具有如下突出特点:

精品会场——自 2013 年推出暑期会议至今,“闪亮之梦” 模拟联合国会议学术团队根据参会代表结构,成功设计并运行了一系列精品、经典模拟联合国会场。寒假会议主打常规会场,服务于大量初次参会的模拟联合国新成员,暑期会议的精品小型危机内阁与众多选材新颖、视角独特的会场在时间、空间和议题上一步步拓宽高中生模拟联合国活动的宽度,其会议形式与实质吸引着新一代高中生模拟联合国参会代表,鼓励他们充分探索未知领域,得到不同层次、不同角度的启发。


开放性与自由度——“闪亮之梦” 模拟联合国会议吸纳了一批拥有不同教育背景、模联经历与学术观点的主席团成员。历届学术团队中,既有来自长三角地区,长期参与模拟联合国活动的高中生,也包括了来自模拟联合国初起步地区的优秀代表;学术团队均就读国内外一流高中或高等院校,为大会带来了多样化的思维交流与观点碰撞。常务理事会在保证会场学术质量的基础上,充分给予主席团学术自由度,让最熟悉会场的主席团得心应手做好会场工作;在突出会场创新思维、深化会场特色的同时确保主席团向代表传递负责任的、具有人文关怀的会议理念,保障学术材料的中立性与启发性。


素质与学养并重——与其余众多模拟联合国活动品牌相比,“闪亮之梦” 模拟联合国会议学术团队的遴选将目光聚焦于主席团申请人在申请中体现的全方位素养。自述文书作为申请的重要部分,起到传递模联观念、交流学术认识的作用;会场设计则全面考察申请人的思维深度、广度。两者合二为一的申请过程使得每位最终被录用为主席团的申请者,既能优质、高效完成主席团各项学术工作,又能以其过人的素质与学识成为初次参会的模拟联合国新成员的榜样,深化参会代表的学术体验。


传承与实践——与许多优秀模拟联合国会议相比,稳定的理事会和学术团队架构确保了各届会议的学术成果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分析和传承。同时,众多优秀往届参会代表与主席团加入或继续留在BD的学术团队,延续着BD学术团队的学术理念。优质学术团队的传承和进一步发展,使得 BD 在模拟联合国会议学术水平整体下降的现状下脱颖而出,依旧保持着出色的学术质量。


优秀会场示例

法律委员会作为模拟联合国活动重要的普法途径和思维训练渠道,在 2013 年之前的应用尚属稀有。来自法学专业的主席团成员通过对美国最高法院里程碑判例“罗诉韦德”案的模拟与讨论,向初次参会的模拟联合国新成员介绍了法律与法治思想在模拟联合国中的应用与意义。同时,“罗诉韦德” 案中对于堕胎问题的直击也向参会代表传递着基本的伦理学批判观念,鼓励代表从会场中的思考走向更加宽广、更加自主的对国内外伦理、宗教、信仰问题的深入思考。

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会场,模拟联合国活动的新成员们意识到:模拟联合国决不仅仅是一场外交游戏。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探讨与解决,关系到人类福祉,影响着身边每一个人。模拟联合国活动经验丰富的主席团成员引导代表通过对幸福指数问题的探讨,思考超越经济增长,影响人类发展的其他重要的社会与文化因素,并针对这些促因进行了严肃、认真的剖析,期待参会代表提升对国际问题的微观关注度,培养人文关怀。

面对当前发达的信息网络以及其上不可胜数的信息,模拟联合国代表的角色扮演已经渐渐成为了一个 “在网上寻找剧本” 的大型舞台剧。这些剧本的前因后果在完全不经推敲的情况下被演绎成一个另一个版本,因而成就了更多的 “模联好演员” 而不是 “模联好代表” 。迪士尼酒店招标会议的初衷,即是由激发代表的创造力出发,脱离实际背景,营造出强制代表思考且没有思考导向限制的大环境。结合包括财务收支核算,市场调查,数据分析在内的各个模块的知识,在提供更多不同方面的学术涉猎的同时,引导代表进行全局思考和协调。依靠引入最终提交标书前的一段会议讨论期以及 “投资方” 和 “管理方” 的概念,有效的制造了多重博弈的空间。尽管该会场与传统的模拟联合国会议相比有极其明显的差异,但依然通过架构设计紧扣 “立场思考” 和 “博弈权衡” 这样的学术目标。

最终的酒店设计完全由代表自己完成,从自己亲历的市场调查中获得数据支撑,再经过思考和创意得来。仅就其激发代表自身思考的有效性,该会场已可谓成功。代表们从最初制作市场调查表时的不知所措,到完成市场调查后分析数据时的丝丝入扣,再到进行酒店设计时绞尽脑汁只为一个好的创意。最终,收到了令人惊艳的酒店设计十余份,代表们通过自身的努力,交出了完美的答卷。

—— 主席团指导 汪至钦

2014 年暑期会议,小型危机内阁会场经过一年的打磨已渐趋成熟。美国疾病防治紧急工作会议以疾控危机为核心,参考现实病毒传播案例,结合医学理论,构建出一套具有特定时间线的虚拟内阁会场。会场中参会代表扮演疾控相关政府组织代表,根据危机发展情况实时进行辩论、作出决策、传递指令。此类会场已在形式上突破模拟联合国会场传统形式,拓宽了代表的表现空间,同时提升了会场厚度,保证不同层次代表各取所需,获得个性化的学术收获。

“穿越时空,我们重现朝鲜半岛的世纪握手,不是一场新的冷战,而是可预见的和平。” IKS 主席团指导,沈佚蔚这样评价到。不同于别的会场激烈的立场冲突,IKS 会场的代表们在保持自己立场的同时,通过妥协探索寻找一个新的未来的可能性。与许多会场空喊序言性条款不同,IKS将朝韩之间的能够合作的利益与无法妥协的立场落实到了具体细节。这样的细节和对未来的重新思考无疑给代表们一种新的能力——基于现实思考未来不同可能性的能力。

“朝韩高峰会谈我是作为主席团成员亲自参与其中的,就这个会场本身而言其实难度并不算小。从设计上来说,这场会议设定在朝韩最高层已经就取得政治上的一致,会议的目的是在此基础上就经济文化上的合作进行细致探讨,也就是说代表们实质上不是决策者,而是一个决策的执行者。这就注定了会议中会涉及到不少细节的讨论,因此需要代表对朝鲜与韩国有更深的认识。但是会场的实际效果是良好的,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代表都很投入,并且由于朝韩之间阵营明显,双方内部的博弈几乎不存在,因而整场会实际上是两个“国家集团”之间的博弈,双方的交锋十分激烈,这也反过来促使双方在晚间进行更加细致的总结与准备,更令人欣慰的是, 双方都知道在恰当时候采取适当的谈判策略并且将其体现在文件当中。虽然整场会剥离了一般会场中常见的国家集团的变化,但是加强了谈判与博弈。从代表的反馈来看,是十分成功的。”

—— 学术团队成员 吴钟扬